《瞭望》专访 | 国投董事长王会生 "国" "民" 共生的共赢之道

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,核心是要形成有制衡的公司治理,关键是抓好 "三个突破":一是突破国有股 "一股独大" 的想法,与民营经济真正混;二是国企要突破 "甩包袱"的想法,使民营经济愿意混;三是突破 "你输我赢" 的想法,与民营经济在混合中共赢

10月31日,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国投公司)旗下管理基金投资企业信达生物制药成功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,共发行2.36亿股,募集资金33亿元港币。信达生物是中国生物医药领域的标杆,已建立起了包括17个单克隆抗体新药品种的产品链。

这是国投系基金投资对象里实现上市的第20家企业。这20家企业中,13家为民营企业。截至2018年10月,国投通过旗下国投高新共管理股权基金33只,形成了覆盖VC、PE、FOF、民生公益类基金、区域性基金、并购基金的全产业链格局。目前,国投系基金管理规模达1,600亿元,超过70%已投资金投向了民营企业。直接投资民营企业200多家,同时通过子基金间接支持了1,800多家民营创新型中小企业发展。

"国投系基金这些年的探索实践证明,以混合所有制为突破口的改革路径走得通、行得稳,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能 '混' 在一起,可以 '混' 得不错,有些 '混' 得非常好。" 在接受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专访时,国投董事长王会生谈到。

在王会生看来,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,实现国企民企协同发展,核心是要形成有制衡的公司治理,关键是抓好 "三个突破":一是突破国有股 "一股独大" 的想法,与民营经济真正混;二是国企要突破 "甩包袱" 的想法,使民营经济愿意混;三是突破 "你输我赢" 的想法,通过混合所有制企业,在市场环境中与民营经济共生共赢。

"从国投基金业务的实践来看,我们通过发挥国有资本的引领作用并结合市场化手段,真正意义上做到了以国家级资金向产业赋能,以国投品牌与资金优势支撑民营企业可持续发展,实现了国民共进共赢。" 王会生表示。

01 混改要实现 "三个突破"

《瞭望》: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,从目前情况看,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,但也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,如何推动混改进一步取得实效?

王会生:推进国企混改,核心是要形成有制衡的公司治理,关键是抓好 "三个突破"。

一是突破国有股 "一股独大" 的想法,与民营经济真正混。"

如果在混改过程中,总想着国有股 "一股独大" "绝对控股",在公司治理中处于绝对主导地位,其他股东哪有话语权?怎么能制约?这样谁愿意拿出真金白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?混了也产生不了预期的化学反应。

我与一些民营企业家探讨:如果我是大股东但不绝对控股,你们民营股东单个股比都比我小,但加起来可以超过我,你们是否愿意与我合作?他们讲,那当然愿意合作,你决策得对,有利于企业发展,我们就坚决支持你;如果你做有损于企业发展或其他股东利益的事,我们就联合起来反对你、掣肘你。

破除了 "国有绝对控股" 观念,就能形成真正有效制衡公司治理结构,混改也将赢来一片新天地。我们在基金领域做了有益的探索,国投所有的基金管理公司,国投持股不超过40%,国有持股合计不超过49%,民营经济和团队持股不低于51%,效果非常好。

二是国企要突破 "甩包袱" 的想法,使民营经济愿意混。

混改不是甩包袱,你自己都不愿意做下去的企业,拿来和民营经济合作,说得好听点叫 "一厢情愿",说得直白点叫 "转着圈丢人"。例如,国投完成了信托公司的混改,泰康以17.37亿元入股国投信托35%股权,江苏悦达以4.96亿元入股国投信托10%股权,增资后注册资本从12.05亿元增至21.91亿元。混改后,国投信托法人治理更加有效,运作也更为规范,各类资本优势互补、协同发展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,三年来营业收入增长了53.2%,利润总额增长了34.4%,首次信托行业评级中获评A级。

三是突破 "你输我赢" 的想法,与民营经济在混合中共生共赢。

过去,我们习惯将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对立起来,"国进民退" "国退民进",非要 "有你没我"。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相互挑剔、互相看不上眼。

加快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融合发展,首先要解放思想。不论是国企还是民企,都是民族企业,都是国家产业发展的支柱,都是实现 "两个一百年" 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物质力量。以资本纽带联结起来,都能承担国家产业使命。国企、民企联合起来参与国际竞争,走出去都是中国企业、中国资本。

因此,国企、民企通过混合能够实现优势互补,相互促进、共同发展,联手参与国际竞争、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,在世界范围内开拓市场。

02 基金创新引领是优选途径

《瞭望》:作为中央企业中唯一的投资控股公司,国投公司是如何引领国有资本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?

王会生:最好的引领方式,就是通过基金。通过基金这种形式,探索国家战略与市场机制的结合,发挥好市场和政府 "两只手" 的作用,对贯彻新发展理念,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,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,建设现代经济体系具有独特的战略意义。

国投公司是央企中唯一的投资控股公司,也是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单位。目前,国投公司主动管理33只股权投资基金,多数为国家级政府引导基金,超过95%的资金来自于各级政府(含政府引导基金)及各级国有企业(含国有控股)或金融机构。

多年来,国投公司通过基金的方式,投向国家鼓励和需要创新业务领域,在战略性新兴产业、改善民生需要的领域,有效促进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现代化经济体系中共生共赢。

比如成立于2011年的宁德时代,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、储能系统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国投创新旗下管理的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以增资扩股方式,两次投资宁德时代共计15亿元。投资后,积极协助公司开拓客户资源、完善产业链布局。今年6月,宁德时代顺利上市,未来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,将进一步巩固其全球动力电池行业的领先市场地位,加快推动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变革进程。

此外,国投旗下基金管理公司还利用自身专业技能及资源优势,以基金为桥梁,汇聚各方资源,实现政府与行业的对接、金融与企业的融合、产业链上下游的联通,构建一个紧密联系、互惠互利、良性循环的产业生态,形成技术优势、资本优势、政策优势三重叠加的特色,为民营企业提供资源支持和增值服务,促进产业链融合发展,支持企业技术创新,切实推动了民营企业的成长壮大。

目前,部分被投资单位已经成为行业龙头或技术领军企业。比如,寒武纪科技、宁德时代、沧州四星玻璃等一大批民营企业,已经成长为各行业的明星企业和隐形冠军。

03 市场化也是国企的内生需求

《瞭望》:在具体投资领域和对象的选择上,国投系基金有着怎样的考虑?

王会生:我们优先考虑国家战略需要。党的十九大之后,我们按照十九大报告的要求,重新梳理公司业务,提出了 "为美好生活补短板、为新兴产业作导向" 的新目标,就是要把资金投向国家急需的 "卡脖子" 的领域。比如,国投创新发起设立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,重点投资高端医疗器械和药品、工业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等,引领产业发展。

在投资对象上,我们投资的对象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,广受欢迎,效益很好。

一方面民营企业机制灵活,是创投市场上活跃的主力军,与它们合作有助于增强我们自身的活力和动力。在合作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体制机制障碍和自身的管理缺陷,倒逼我们做好试点工作,完善公司治理。

另一方面许多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积累了核心技术,形成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,这些技术恰好是国投的目标领域,也是国家战略发展的方向,这样的企业我们会加大投资力度。当然,在合作过程中我们也会帮助它们拓宽市场空间,提升企业形象。

总的来说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都有自身的优势和短板。随着技术更迭加速,贸易保护主义抬头,越来越多的创新领域需要国企和民企一起来做,在这个意义上讲,共生共赢的不仅是国企民企,还有中国的全球竞争力。

《瞭望》:在你看来,国投国有资本运营模式能取得成功的因素是什么?

王会生:从目前情况看,国投国有资本运营模式成功的关键在于改革,在于向市场找活力。2014年,国投被列为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单位,以此为契机,对国投高新进行充分授权试点。为此,国投根据所有子公司不同情况,划分为充分授权、部分授权、优化管理三类。原来由总部决策的70多个事项,包括在选人用人权、自主经营权、薪酬分配权等事项上授权自主决策,"能放则放,应放全放"。

目前,国投高新除了党委书记董事长和纪检书记是国投任命外,经营班子都是职业经理人,档案放在人才交流中心,普通干部员工更是如此,"集体脱军装"。在薪酬待遇和业绩考核方面,除了国有独资的国投创益之外,国投高新的其他几家基金管理公司基本实现了向市场看齐。

版权所有:国投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© Copyright 2009-2013  京ICP备14052904号